嘉兴爱莱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

电话:0573-2717095  0573-2214523  业务部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吴长江:至少给雷士找个好继母

编辑:嘉兴爱莱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8/06/26
近日,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雷士)创始人、原董事长吴长江颇为郁闷。8月15日,雷士董事会方面拒绝了吴长江回归,这或许意味着他可能再也回不到自己曾经一手创建的公司了。

自5月辞任雷士董事长兼CEO后,吴长江就在为回归雷士作努力。目前,他与现任雷士董事长阎焱之间的争斗正处在最激烈时。这场被业界认为“创业人与投资人之间的斗争”也引发了雷士员工罢工、供应商停供,雷士股价剧烈震荡。对此,记者上周六专访了吴长江。

>>谈现在

回来收拾烂摊子

记者:上周五你前往惠州生产基地安抚各方。你在惠州主要做什么?

吴长江:稳定局面。我给他们做工作,让这帮人静下心来。上周五我在惠州总部给管理层开会,参会的全是公司主管以上职务的人员,有几十个人。效果很好,我足足给他们开了两个小时的会,大家热泪盈眶,情绪激动。

我就打了比方:雷士就是我们的孩子,现在它出了问题、得了绝症,我们不能不管,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们就不能放弃,也许奇迹就会出现。如果最后有一天他真的死了,我们尽力了,我们也无愧。星期一我准备找一些供应商再来开会。

记者:这是雷士第二次遭遇股东分歧,这次你有没有信心收拾这个烂摊子?

吴长江:这个公司是我一手创办的,对他我是最熟悉也是最了解的。我感觉只有我才能够收拾这个烂摊子。第一,我有信心团结人心;第二,我做了这么多年,对这个行业有丰富的经验,包括董事会,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。有团队、有经验,加上有实力,我就能把这个公司做好。

记者:你现在不是公司的董事长,也不是CEO,为何还要管这些?

吴长江:因为我是创始人,我是大股东。我不想让公司出问题,我先稳定公司,这是我能做的。即使那些股东不让我回来,股票上去了,至少在利益上我不会输。所以我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他们,我是为了自己。

>>谈应对

特别股东大会搏回归

记者:董事会拒绝你回归,你除了开特别股东大会还有什么措施吗?

吴长江:雷士是一家上市公司,如果说股东大会回不来,就没有什么办法了。大家都是按手上的股票来投票的,我就卷铺盖卷走人呗。

记者:在特别股东大会上你打算怎么说服他们?

吴长江:大家都很清楚,你们也看到了。董事会把我拒之门外,雷士股票大跌了一半,从这件事上看,所有的股东对董事会是不满的,中小股东是支持我的。他们的目的是赚钱,只有我回去才能把公司做好,才能把公司带上正常的轨道。

记者:现在股价震荡,从股权结构上说,你还是雷士大股东吗,因为之前你的持股量和赛富很接近,都在18%-19%左右。你会否维持大股东地位,如何维持?

吴长江:我现在还是大股东。我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先稳定公司的状况,因为人心涣散。这件事说心里话,是需要实力的,我现在很无助,我没有他(阎焱)有实力。他是拿着别人的钱,拿着投资人的钱,如果我有二三十个亿,这件事我是稳赢的了。我没有这个实力,我是个创业者,我所有的心血和收入都在雷士上。我就用我的真诚、用我的付出、用我的努力,让那些所有的投资者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。我希望他们是用脑子投票而不是用脚投票。

>>谈放弃

至少给雷士找个好继母

记者:你是否想过放弃?因为尽管员工、供应商和经销商都要求你回归,雷士董事会也没有让步。

吴长江:谁对雷士最有感情?没有人能超过我。李开复也跟我说,劝我放弃。我可以放弃,但至少要给雷士找个好的继母、继父,让我放心。现在是所有的工人不放心,所有的小股东都不放心。你说我怎么放弃?别人说我伤害了公司,我就说这是我的孩子啊,就跟父母一样,哪个父母愿意伤害自己的孩子。我要尽我的责任,尽我的努力,我不管什么个人的恩恩怨怨,这是我的孩子,我不能不管。尽管抚养权已经从我的手上被剥夺了,但是我会尽我的努力让它健康,让它过得更好。

>>谈反思

如果不辞职就没这事了

记者:雷士动荡的根源在哪里,是体制还是某个环节?

吴长江:这根本不是体制、管理问题,如果我们有问题不可能到今天的行业龙头地位。这是偶然因素激发出来的:他们让我辞职,说我回来之后就让我回董事会,就让我来管理这个公司。但是当我回来了,他们总是找这样那样的理由,将我拒之门外。是他们骗了我,我太相信他们了,如果我不辞职就没有这些事了。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

记者:是否想过和董事会、阎焱妥协,各退一步?

吴长江:其实我一直在努力,一直在找他们谈。

记者:今后对引进外部资本有什么想法?

吴长江:雷士所有这些麻烦都是吸引外部资本引起的。奉劝创业者,当你需要引进资金的时候要慎重。我当时就是太草率了,资金困难认为有资金就行了,没有考虑清楚。大家要通过交流、沟通、相处,多听听参谋,不要自己拿主意。
首页
电话
邮箱
联系QQ